几乎所有房地产媒体昨天的头条新闻都是绿地集团更名成功整体上市收官。由“金丰投资”改称的“绿地控股”,估算动态市值逾3000亿元,成为A股最大的房地产企业。

  而也正是由于这道强烈的“绿光”,让稍早一些——8月17日晚间,浙江广厦宣布以加速销售或转让项目的方式,三年内退出房地产转行他业的消息显得黯淡了许多。

  不过24小时之内,有人闪亮登场,有人黯然谢幕,个中缘由已不是单一“马太效应”就能解释。而两者一个彻底告别房地产转投影视业,一个主营房地产兼涉金融、基建、汽车、园林等多领域,也许只是基础实力和眼界目标不同,并非没有同样预见,即白银十年,只能思变。

  绿地控股“首秀”跌停  张玉良一日之内表情数变

  各家媒体关于绿地上市新闻的配图为敲锣一刻,或所有股东在打出“热烈祝贺绿地控股成功上市”大屏幕前的合影。但在现场的记录照片中,最让人们印象深刻的是一张张玉良摘下眼镜,用纸巾擦拭额头上油汗的照片。

  也难怪连见惯大场面的张玉良也会紧张,实在是因为这一刻,他和绿地都等了太久。

  从2007年宣布着手上市A股,到上市锣声回荡在上证交易所,时间间隔了近8年。而这期间的历程也如8年抗战一样艰辛:先是2008年试图借壳上海城投却无疾而终,2010年开始,又受限于证监会暂缓受理房地产开发企业重组申请的决定,上市计划一度停滞;2013年,借壳盛高置地先登陆H股;之后融资审批重启,上市重组方案才在今年4月通过,最终通过借壳金丰投资实现双平台上市。

  所以,即使敲锣的人不是自己,张玉良激动的神情也丝毫未减。平日里出现在公众前和镜头里的他,笑容总是浅淡自持,如此喜悦欢畅的表情并不多见。

  但可能是特意选定的“大发”上市日期8.18,和“大顺”股票代码“600606”,两个吉利数字都还是没能改变绿地控股首日挂牌高开低走的命运。绿地控股今日开盘涨2.95%,报25.10元,但收盘时跌停,为21.94元。

  尽管以收盘价计算,绿地控股总市值仍高达2669.7亿元,还是有不少股民戏称:“绿地真绿了”。还有业内人士揣测,“张玉良刚在眼角笑出来的皱纹可能要转移到眉中间了”。

  同策咨询研究部总监张宏伟认为,市场总是在不停变化的,市场竞争过程中,企业地位和市值也非静止不变的。绿地的规模化扩张在国内涉房企业中已鲜有人出其右,他们更为关注的是如何进一步提高利润率和调整好布局策略,比如前段时间的东北项目问题,以及如何将公司体系内不同项目更好组合以谋求更快周转速度,在行业第一军团内站稳站久。     

  时运不济命运多舛 浙江广厦三年内和房地产“一刀两断” 

  在他人的一片喜气中转身的浙江广厦的背影,显得分外凄凉。这个成立超过30年,曾经也有过“百强”辉煌的企业,虽不是第一个玩不下去只能出局的房地产企业,但其由盛转衰的过程还是具有一定代表性。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浙江广厦的败落因素,有“天灾”,有“人祸”。

  1999年,浙江广厦开始运作一个超级大盘——广厦天都城。这个位于杭州余杭,整体占地7000亩,规划容纳10万居民的项目,不仅寄托了浙江广厦的极大希望,也几乎吞下了他们所有的资金。

  但时至今日,16年过去,这个项目仍是个“半成品”,入住人口仅2000多名,成为杭州最有名的“鬼城”。浙江广厦进退维谷:继续下去找死,停工不干等死。而这个无底洞不仅始终如跗骨之蛆般啃噬消耗着浙江广厦,还让其错过了最应大步前行的房地产黄金十年。

  广厦天都城的一败涂地原因很多:有自身规划的失败、有时机选择的错误、有内部管理的混乱等等。而当地政府的“不帮忙反捣乱”也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之一。作为一个距离市区15公里的“卫星城”,政府的资源配套如果不跟进到位,很难导入人口和产业。奇怪的是政府不支持也罢,还在项目周边规划垃圾焚烧厂、殡仪馆等,让广厦天都城成了“添堵城”。

  按理说,浙江广厦旗下项目不应被政府如此对待,因为其创始人楼忠福在浙江当地有“最懂政商关系的企业家”之称。热衷于政治并编制了庞大关系网的他,为浙江广厦谋取了很多便利,甚至带来了超越市场规则的利益。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去年末,楼忠福刚飞抵广州下机,就被等候的中纪委人员带走调查,原因是涉及他倚靠的“大树”令计划一案。直至今日,楼忠福始终未返。

  如同郭英成涉嫌官员贪腐和不正当交易,使佳兆业风雨飘摇处在破产边缘;京基地产董事长陈华被调查导致旗下房源被锁,公司命运何去何从充满变数;上置集团主席施建被监视居住,卖股协议又告吹。楼忠福的现状,也可能让浙江广厦雪上加霜。

  斯人已去,风光不再,浙江广厦剥离房地产,在一些观察家们看来,或许是最好的选择。而其进军影视业的决定也不是心血来潮,而是颇有基础。浙江广厦2014年年报显示,房地产销售占到集团收入比例的88.88%,但毛利率仅为21.24%。而另一业务板块影视的收入,虽然只占1.11%,毛利率却以56.58%居于首位。浙江省对影视文化的投入大、扶持政策多,但影视业的激烈竞争程度也并不逊于房地产业,浙江广厦能否绝处逢生,还有待观察。